哥乐爆炸案‧双脚重创转院‧再1大马人亡


哥乐爆炸案‧双脚重创转院‧再1大马人亡(吉兰丹‧哥打峇鲁18日讯)上週五晚在泰南哥乐镇连环爆炸案的大马死者再增1人,来自哥市的华裔男子陈有顺(63岁),从哥乐转送到合艾医院后,于週日证实不治。泰南警方证实,上週六在爆炸案中有4人死亡,其中3人为大马人,包括一对来自哥市的祖孙及一名来自彭亨州关丹的男子,以及1名为泰国自愿人士。另外,还有一名男性死者的身份有待确定,如果证实是大马人,那幺大马的死者将增至5人。单身的陈有顺在爆炸案中双脚严重受创,于事发当晚即送入哥乐医院后的深切治疗室,惟由于伤势严重,他于上週六中午时分被转送到距离哥乐3小时车程外的合艾医院。他是哥打峇鲁回教党华裔村长陈有发的胞兄,陈有发事发后与一名女亲属赶到哥乐医院,数小时后登上救护车,陪伴伤重的弟弟转到合艾医院。大马死者增至4人週日中午,陈有发联络另一名哥市回教党村长林光生,告知噩耗。据了解,陈家準备安排德教会同人到合艾协助处理后事。这也意味着,上週五晚7时40分在哥乐镇连环爆炸案丧生的大马人,目前增至4人。包括丹州哥市的祖孙黄鸿业(63岁)和孙儿黄凯旋(3岁半)、彭亨州关丹的冯重棋(45岁)。《每日新闻》报导,另外还有一名据称来自丹州的华裔Chan Yau Wing(52岁)在事件中丧生,不过此人的身份有待确定。报导指此人已于上週六晚去世,不过没有后续详情。一旦证实Chan Yau Wing丧生,表示已有5名大马人在事件中遭殃。父母含泪收拾玩具衣服3岁童与书包火葬在哥乐连环爆炸案中丢命的3岁半小死者黄凯旋,父母基于习俗之故,不能亲自送爱儿火葬,只能含泪收拾儿子生前的练习本、玩具及衣服,交由亲戚代处理儿子的火葬事宜。上週六晚上,小死者的父亲黄维祥把爱儿凯旋和同样在爆炸事件中丧生的父亲黄鸿业的遗体,双双运回丹州哥市,并于週日上午安置在吉兰丹佛教会殡仪馆,早上10时将儿子的遗体送到万捷县的保利莫寺庙内火化。凯旋的母亲是泰裔安雅乐,她在面对亲友的慰问时,不断抹泪水。黄维祥形容,儿子生前健康活泼又顽皮,非常惹人怜爱,而且有点“花心”,一时喜欢Ben10,一时喜欢海绵宝宝,最近则迷上某个收费电视台里的卡通人物。爆炸声震损耳膜他说,儿子今年1月才庆祝3岁生日,不过自2岁起就被家人送进托儿所,所以拥有3个小书包。如今,家人惟有忍痛把儿子的书包一起火葬。他表示,托儿所老师把凯旋日前的两张手工习作挑出来,其中一个是配合国庆日,以原子泥製作的双峰塔。“老师建议我把这个作品收藏起来。”上週六晚的爆炸意外,不但夺走两祖孙的性命,对黄家来说更是二度打击,因为黄鸿业的妻子,即黄维祥的母亲王双菁,甫于4个月前因癌症去世,上週三才进行百日拜祭。另外,黄维祥透露,他不会放弃父亲生前从事的机械维修生意,只是数日内暂时不营业。黄维祥提到,自己在爆炸事件中伤及左脚踝,是遭子弹碎片穿过导致,所幸没有伤到骨头或脚筋,否则他可难于行动了。只是,震耳的爆炸声,也伤到他的两边耳膜,导致他事后的听觉受损,不过他说医生表示会慢慢恢复。副揆:出国前先了解局势4名马来西亚人于上週五在泰国哥乐市发生的连环爆炸事件中丧命,副首相慕尤丁週日在吉隆坡提醒国人,出国之前先了解当地局势。身在外国的马来西亚人,尤其是身在局势动荡的国家,要时刻小心。慕尤丁向死者家属致哀,并希望驻曼谷的马来西亚大使馆协助他们将死者遗体运回国。“政府常有提出忠告,但有时问题在于,当我们身在外国时,很难了解真实情况,比如现在发生这种情况,有人说是内部政治课题。最重要的是小心。”他认为,即使政府没有发出旅游警告,国人可以向当地大使馆了解情况。酒吧闻爆炸观看送命哥乐狙击炸死大马人事件中,来自关丹的死者冯重棋(前译冯道棋)生前爱唱卡拉OK,爆炸案发生前一刻,他才刚在酒吧里高唱“梦寐以求”,想不到这首歌竟成为绝响。死者的三哥冯道全(52岁)也在爆炸案中受伤。他受询时表示,他是于上週五(16日)上午9时许与3名朋友抵达哥乐,以便与在当地投资的友人谈生意,而死者则单独前往哥乐,于当天下午4时抵达哥乐与他们会合。“我们在酒店会合后,于傍晚时分到当地一间酒吧消遣。大家在喝酒唱歌,大概一小时后,当我的弟弟(死者)唱着‘梦寐以求’时,我们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巨响,酒吧里有人说是炸弹,我和弟弟因一时好奇而走到门口看看,结果发现距离我们100公尺处发生爆炸,到处都有人受伤。”“这时朋友叫我们快点进来,我们才刚刚转身,就发生了第二次爆炸,爆炸地点距离我们只有大概10尺的一排摩多,大概有8辆。由于太靠近了,我的腹部左边被爆炸飞弹过来的碎片割伤,左耳也被震得耳鸣,听不到声音。”“我受伤后转头叫喊弟弟,但是他没有回应我。当我出去查看时,只见他趴在地上,失去知觉。我的朋友尝试用手指按着他的颈动脉,发现还有微弱的脉搏,但在大约一分钟后就停止了。我发现他的肋骨处有一大片伤口,应该是有碎片射入他的内脏。”“我当时非常激动,看到他已经昏迷了,我连续打了他两巴掌想办法摇醒他,还大声叫喊‘喂,别玩了,快醒,我以后还要听你唱歌!’,但是他最后还是离开了。”死者弟:再也不到哥乐冯道全指出,如果当时他们没有因为好奇心而到酒吧门口观看,也许弟弟就不会因此丢命。“我们常常到哥乐玩,这是第一次遇到炸弹狙击事件,从此之后我不会再去这里,因为觉得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他表示,爆炸案发生后,他与弟弟及其他伤者被送往当地医院抢救和处理伤口,之后当他前往警局报案及办理其他手续时,一名身为当地政客秘书的泰国律师热心地协助他们翻译并完成全部手续。“对方说,一旦所有事情都处理好后,下一次可以找他帮忙,以便向泰国政府索取赔偿。”死者胞兄指出,冯重棋(45岁,保险评估师)在家中六兄弟里排行第五,上还有两名胞姐,他生前与老大兴财及弟弟道忠都爱唱歌,性格非常开朗,六兄弟常常聚在一起唱歌娱乐,感情非常好。6兄弟欢聚哥乐变回忆冯道全说,弟弟原本于事发当晚只在哥乐住宿一晚,翌日(17日)就会到登嘉楼做工,并计划于週日回到关丹。“他已经有两年没有去过哥乐了,这一次他到登州工作,刚巧知道我们有这幺多人在哥乐,可以一起玩,于是才决定上来哥乐与我们会合。”“想不到这一次发生的事件,令今后6兄弟一起开心唱歌的场面只能成为回忆。”家属盼泰政府赔偿一夜之间痛失父亲及儿子的黄维祥(33岁),希望泰国政府能为他和家人作出赔偿。週日下午,他在吉兰丹佛教会的殡仪馆透露,据他了解,如果泰国人在类似的爆炸案中受伤,将获得3000令吉的赔偿;丧命者家属则有2万令吉赔偿。他坦言,不知道是否有管道来处理父亲黄鸿业及儿子黄凯旋在哥乐连环爆炸案里丧生后的善后赔偿,但是他希望讨回一个公道。週日下午,首相纳吉的政治秘书即巫统哥打峇鲁区部主席拿督法米沙列和马华哥打峇鲁区会主席陈永生,一起慰问黄维祥。法米沙列事后移交哥打峇鲁国阵捐出的抚恤金给黄家,并对黄氏祖孙遭受的无妄之灾,寄以深切的同情“全马人民应该意识到国家非常需要稳定及和平,不然就会发生这种不幸的事件。我们知道,泰南这几年来动蕩不安,结果无辜者却遭殃,令人心痛。”他因此促请国民反对那些要製造混乱的人,况且,马来西亚的独立也是通过和平的方式争取而来,并塑造了和平的大马国情。他希望更多人协助黄家度过难关。‧2011.09.18
上一篇:
下一篇: